存储器涨价是“慢牛”还是拐点?“从年前到现在价格涨了60%”

2020年3月21日

即使华强北在近日才开始复工,吴波在春节期间却没停下来过。尤其在2月中下旬后,他所在的B2B半导体电商平台立创商城订单需求量突然暴涨。

“存储方面我们平台上主要是销售Flash类产品,在年后,进货价格就上涨了大约20%-25%,销售价格也在涨,但我们的销售额实现了翻番。”作为商城副总经理,吴波将这一轮存储器上涨过程看在眼里,这背后是市场应用端的激发以及渠道端和下游备货、囤货行为所推动。

2018-2019年,存储行业曾经历了一轮小周期,由于市场供过于求,存储价格大幅下跌。随着新一轮周期的到来,存储器的涨价其实早已悄然开启。

在整个电子产业链中,存储器占据着重要地位,仅对手机产品而言,存储元器件的成本就占整机的2-3成。而随着云存储、数据中心等需求在近期的进一步爆发,对于存储的需求就这样被点燃了。

不过疫情在全球的进一步蔓延给电子产业链带来冲击。作为产业链上游集中地的日韩两国,掌握了全球大部分的原材料和存储器、面板等核心元器件供应,恰恰在近期,三星和SK海力士相继确认部分厂区有员工感染,并进行了相应处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采访发现,业界普遍认为,日韩相关产业链企业应对疫情措施得当,受疫情感染的影响并不大。

未来更大的压力实际上来自需求端。倘若疫情延续下去,对于整个电子产业链都将带来新的考验。

悄然开启的涨价

虽然涨价开启得轰轰烈烈,但吴波感觉到,这一次的行情与上一轮上行周期有明显不同。

“2019年存储的低迷期让价格已经回调了很多,所以现在涨价,其实也在大家心理预期之内,是可接受的。”他向记者分析道,相比之下,这次的涨价幅度并不如此前年份那么“陡”,属于“慢慢涨”的节奏。

存储主控芯片厂也早已感受到了涨价的力量。慧荣科技市场营销暨研发资深副总段喜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就已经可以看到NAND的价格开始往上抬升。

“需求端的原因,第一是数据中心的需求强大, 数据中心逐渐用更多的SSD来取代机械硬盘,这对NAND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应用;第二,手机存储容量仍在增加,需求也持续提升。”他续称,2019年存储原厂遭遇的突发停电或失火等事故,是对供应面不利的消息,也间接导致了价格的抬升。

这得到了吴波的确认。他告诉记者,包括云存储、数据中心、金融服务、电子商务、游戏等需求突然大涨,国内一些企业承接了如任天堂的相关元器件订单,支撑着需求侧。

看好存储器的需求让一些炒家也积极参与进来。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部分炒家直接从存储原厂沟通拿货,从年前到现在,价格也已上涨60%。

新冠疫情则像助推器,在存储器价格上又添一道支撑力。“因为大家都待在家里办公,上网的时间更多、数据的需求更庞大,这也是为什么已进入到第二季(订单合约需提前商谈敲定,此处指合约价),NAND Flash合约价格没有缓跌的趋势,而是持续往上升。我们看到NAND的第二季合约价已比第一季抬升了15%左右。”段喜亭说。

早已开始涨价的另一个原因来自过年这个节点。吴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下游企业在过年期间考虑到物流和供应商放假时间的不确定性等因素,会多备半个月到一个月的货。

疫情期间,存储原厂即使没有受到影响,但国内的存储封装厂属人力密集型,反而因复工问题受到了牵制。由此带来的供应链补货迟缓、库存水位不足就会引发在渠道“找货”,这就是涨价的前兆。

作为渠道商的立创商城也多备了几千万货值的库存(不仅包括存储器),但发现部分器件还是不够了。“我们平台目前是发现电容电阻不够,年后价格也在一直上涨。”吴波介绍道,在补货过程中也有些忐忑,害怕追了高位。

相对来说,其商城中的存储产品以NAND/NOR Flash为主,这类市场相对长尾和碎片化(如数据中心等);而另一类DRAM市场相对特定,以大客户为主,并不在电商的主要覆盖范围内。

“业内对上半年SSD普遍看涨。”吴波指出,不过目前需求和产能都没有完全恢复,显得涨价程度有些疲软,但市场依然很有信心。

涨价会持续多久?

作为存储器最上游的关键掌握者,日韩相关厂商的经营状况一直以来备受关注。天风证券研报显示,DRAM市场主要被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三大巨头垄断,三者占有市场约95%的份额,其中三星拥有40%-50%的份额,且在2019年市场占比仍在上升。另据中国闪存市场统计,2019年三星和SK海力士两家合计占全球44%的NAND Flash市场份额。

目前看来,虽然三星和SK海力士均有确认极少员工受到感染,但实际上,这类存储原厂的自动化程度较高,其运转并不太受到人力因素的影响。

集邦咨询则指出,日本多数半导体原物料厂商地点不在人口稠密区,如日本东北地区或九洲等,据悉,现阶段均在正常运作与生产,内部也已做好防疫准备。

段喜亭向记者表示,“日韩三家大厂防御状况都做得非常好,没有对供给产生任何负面的影响。”

以慧荣科技自身的复工情况来看,他告诉记者,目前为止大陆分公司85%的员工已到公司上班,台湾与其他海外公司也没有受到疫情影响,都在正常上班。

备受担忧的是物流运输。不过段喜亭分析,随着国内厂商积极复工,通路也开始回补。

当前市场的主要关注点在于需求。Gartner半导体行业研究副总裁盛陵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新冠疫情没有在海外蔓延时,业界认为市场需求仅仅是顺延了,考虑到后续会有追加诉求,才会在刚开始着急备货。

但全球疫情的蔓延进程,让二季度下游产品的市场需求开始变得难以界定。“可以看到2月份发生在国内的消费不振、需求低迷现象,恐怕将蔓延到全球,这将对半导体需求产生巨大影响。”他续称,一旦二季度市场需求下滑,存储器涨价的动力可能会消失。

那么目前元器件的涨价会对下游带来什么影响?盛陵海告诉记者,实际上手机厂商的存储器订单是走代工厂渠道,也即厂商并非从存储原厂直接拿货,而是到存储器封装厂环节洽谈合作供应,因此并不会受到太多当时的市场价格影响。此外,手机厂商普遍需求规模大,合同多为长期,也意味着不太受市场情绪影响。

不过随着5G时代到来,以手机为代表的硬件消费品存储和读写需求在进一步提升,近期发布的一系列品牌旗舰机型都配置了最前沿的UFS3.1和LDPPR5等内存,容量也快速上升到12+256G甚至最高512G级别,显示出对前沿技术落地的渴求。

盛陵海分析,相对前沿的配置,其适用机型总量并不如中端价位旗舰机那么大,对于存储产品,反倒是行业在推搭载LDPPR4的存储读写配置时,LDPPR3相关器件会开始缺货。

疫情依然或多或少影响到了上游设计厂商的短期业绩表现。慧荣科技在2月发布最新财报时表示,预估2020年第一季营收将介于1亿3000万至1亿3800万美元之间,较上一季减少10%-15%。

段喜亭指出,对慧荣来说,第二季生意状况在亚洲是乐观的,而目前的疫情对欧洲和美国有很大影响,但这些影响最主要是在需求端。“我们将持续关注供应链和终端需求的情况。”他说。

 返回21经济首页>>